展览讯息
exhibition message

【展览介绍】实践的力量——第六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
发布日期:2013-12-07返回

实践的力量——第六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

学术主持:杨锋

策展人:刘春杰

展览时间:2013年12月7日——2014年1月4日

开幕时间:2013年12月7日(周六)下午2:00

展览地点:金陵美术馆3、4、5号展厅

研讨会时间:2013年12月7日(周六)下午2:30-4:00

研讨会地点:金陵美术馆2楼大会议室

主办单位:南京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中国当代版画研究协会

承办单位:南京书画院 金陵美术馆

南京艺术研究所

参展艺术家(按姓氏笔画排列):

王华祥、王中、史一、左良、卢治平、刘丽萍、刘英海、刘春安、刘春杰、朱健翔、安海峰、庄颜君、吴冠中、李平凡、李彦鹏、李子田、张喜良、张朝阳、张敏杰、张广慧、张宝国、张昊、陈川、陈浩、陈小凤、陈小将、应天齐、杨家斌、杨锋、杨宏伟、邵明江、何为民、沈敬东、忻海洲、肖映河、周胜华、周吉荣、周冬华、周仲铭、周韦华、郑学武、罗汉、罗凡、罗智暇、郝伯义、赵海鹏、赵仁、施邦鹤、钟曦、南方、姜淼、夏碧泉、袁庆禄、徐冰、徐开利、徐宝中、徐志伟、陶加祥、黄泰华、黄恺、康宁、曾千之、雷金成、滕雨峰、樊晖、潘旭、戴政生、魏启聪、斯考特·路德维希

研讨会嘉宾(按姓氏笔画排列):

丁立松 孔国桥刘波 刘春杰 陈超 张敏杰 张广慧 张放 杨锋罗凡 施邦鹤 顾丞峰 钱为民 徐开利 徐宝中 戴政生 濮存周 吴立平

展览前言:

实践者说之二

    当下的现实是,版画已是版画家的版画了。从纯画种的角度审视版画,的确很难确定这个以制版、印刷、复数所呈现的艺术形式的价值,也很难在图像复制手段多样化的今天,体现其功能上的优越性,于是有思考的版画家寄希望于“跨界”与“变种”中完成版画转身。似乎看着好的艺术都很像版画,但确定的版画又无更大的影响力。

这样,在认知上就产生三种版画态度:

一.版画概念的重新界定。排除传统版种的材料限定,利用其印刷原理接纳规模印刷与新印刷手段,重新回到“印刷”与“版画”含混的时代,在新印刷复制时代再次建立创作性印刷品的概念。在呈现方式、界定办法与实践手段上开辟新领域。由技术演变解构旧有的版画观念。

二.版画传统的认同。纯粹的版画以版画历史为依据,以版画原理所产生的趣味为支点,坚持与坚守。版画的形成是印刷手工化的时代延伸的个性化印刷创作,这种形式限定在制版的自由发挥中,制版过程对基本材料的极端应用,产生其它画种难以替代的形式变化。这种形式对习惯于书(纸)面传达的艺术家与观众具有很强的诱惑力,也是表达艺术家个性最直接、最有效的形式之一。事实上,观念上越传统,技术上越深入,越能彰显纯粹版画的力量。回归到“原初”版画本来没有非议。由于版画家自已不参与更大的市场,其社会影响力甚为有限,而纯粹的画种展示又脱离不开“形式主义”的表现范畴,在以非画种“观念”表达的今天,版画被逼回到笼子里,成了濒危的稀有品种。

三.版画概念的扩大。版画概念不同于艺术观念,它很容易在形式上突破其概念。也就是说其表现形式“因素化”后即成为所有形式因素的母本,如:平、凸、凹、漏的控制,材料的选择,复制、复数的应用。这已不是解构而是化解。

画种的界定也可作为一个概念而存在。于是复数可作为重复存在,间接性、制作性都演化成为认识材料的方法。而版画家出身的“跨界”行动正在于其灵动多变的表现手段,非传统绘画因素的介入,工作程序及展示方式上的习惯,特别是传统符号的有机应用。这些年的实践版画已在版画圈外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空间。理论上讲扩大的版画概念已与版画无关。

    从艺术史断代的角度来讲,所谓画种的特点与个性的表达,仍然是现代艺术理论框架之下形式主义的观点。而欲彻底摆脱“形式语言”,变身为“观念”表达的当代模式是不可能的。这种浅层次的表达,摆脱的仅仅是传统形式而非形式本身。当下对版画现状的困惑均来自于对画种存在的困惑。问题的实质是具有当代性的“观念”表达与版画形式语言的对立。这样“版画走向当代”就成为了一个悖论。事实上,我们在谈论“当代艺术”时,往往有“为当代而当代”的现象。这种“为当代而当代”的艺术忽视了人的存在,脱离了个体性格特征这一决定性因素,而这样的“当代”正是形式主义意义上的“形式错觉”,不过是新瓶装旧酒的把戏。真理是实践的,没有人会倚在“当代”的门口喊你进来。我想,只有我们从悖论中走出才能看清文献展的意义。

刘春杰先生要搞的第六届版画文献展,其意义也越来越明确了。“文献展”所呈现的是版画家的创作过程、个案分析、社会活动、回忆文章及艺术观点,这样的文献展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版画展。它的主题是记录事件,从关注人的活动到确定版画的实践品质,“文献展”成为各种版画观点的集合体,不是拉开版画家的距离,而是储存艺术实践的档案。无论档案也好,文献也好,都是艺术活动的滞后行为,而回到版画发生现场的“文献展”,却是一个当下艺术活动。在这样一个场域之下,事实上的版画与留在版画概念里的版画,这一刻都“异质同构”了,都表明艺术家在表达艺术观点的问题上所达成的共识。

当代是当代人的记录,用非正式的、另类的文献所记录的历史,是一种“特定”、“特殊”的历史,更是一种“解困”的重要手段。也许在观念纷扰、精神浮躁的今天,会忽视它存在的力量与气场。但尘埃终将落定,我想,客观的历史一定不会无视它。

                                         杨锋

 

以上是3号展厅的现场照片

  

 

以上是4、5号展厅的现场照片


昨天、今天与未来

           ——关于当代版画

(一)

    今日中国当代版画的发展存在两方面的问题。客观来看,它面临着来自内部系统与外部环境的双重压力:前者是指从中国原创版画的肇始——鲁迅倡导的新兴木刻运动到社会主义发展初期官方对版画事业的推动,这一阶段不仅为版画发展历程中的转型期与制高点,在中国艺术史上也是绝无仅有、承前启后的重要篇章,没有哪一门艺术能够媲美该时期的版画——与社会之变革休戚与共,与人民之生活息息相关;后者是指当下艺术界的现状——当代艺术全面进军并占领市场与学术领域,版画逐渐示弱。主观来看,则是版画人自身的问题,或妄自菲薄,或孤芳自赏,或明争暗斗,版画日益失去精神性。

    一言以蔽之,历史的包袱、现实的冲击以及版画人的不作为是影响中国当代版画发展的三个重要因素,突围的关键在于正视这些问题,化阻力为动力。

    版画的历史包袱很重,也足够复杂,像是背着一个棱角锐利的多面体,不小心就会把外面的裹布扎破,缝缝又补补,话题不断,争议也不断。问题主要集中在版画的艺术性与复数性、功能性这对难以调和的认识论上的矛盾。其实,每一种判断都存在论述上的合理性,亦能找到它的现实根源。但在谈论版画时,我们必须注意一点-——自古至今,与时代、与生活发生关系不仅是版画的发展根基,也是大众对于版画艺术最基本的诉求所在。无论是早期依附于出版印刷业,还是后期作为革命宣传的艺术载体、手段,版画都充分发挥了其实用性的价值,用艺术的形式传播了当时的思想和观念,由此才迎来了几次发展高峰。眼下,版画发展的困境主要在于一味追求形式语言上的创新,而逐渐淡出大众的日常生活,这背离了版画存在的意义,长期以往,必然会造成版画生命力的枯竭。为此,我们要重新践行版画艺术的传统精神,回归现实,尤其是要回到大众的日常生活之中。要把当代人对生活的情感、观念纳入到版画的主题,版画才能重生。

    当下的社会环境正发生着急遽的变化,特别是当代艺术的迅猛扩张挤压了版画原本的生存空间,使其愈发地被边缘化。但这并非当代艺术或者受众们的责任,而是版画这一从传统中走来的画种所面临的必然挑战。事实上,当代艺术对于版画而言更像是一柄双刃剑,在挤压版画生存空间的同时也为其自身的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凡艺术便存在可以互相借鉴的因素,应该看到某些当代艺术与版画在语言、乃至观念的价值诉求上有着共通之处。因此,对于当代艺术,版画人应该持一种开放的心态,求同存异;另一方面,版画人应该自信,在把当代艺术观念吸纳入版画创作的同时,版画也会在无形之中改造当代艺术。这个过程中,当代艺术的某些消极、颓废的成分会被化解,而它合理的、健康的一面将得以张扬。

    版画的发展繁荣固然需要良好的外部环境,但最关键的是依靠版画人自身的力量。因此,我们必须去伐树、烧炭、取火,只有首先将自己安顿妥当,才有可能在获取温暖的同时照亮周围的人。

    为了版画的明天,我们必须正视今天——面对版画的畸形发展,我们没有理由再沾沾自喜、自欺欺人;看看版画展中评出的令人失望获奖作品,我们也不要再说什么版画界是“净土”了。

    放弃大众的艺术,终将被大众放弃。这是我们深刻的教训。

(二)

    文献展的意义是什么呢?通过我们不断地展示、收藏、梳理当代版画家的典型个案,汇聚成鲜活的史料,也包括版画承受的压力、正面的负面的事件,以记录当代版画的历程。如观看展出的袁庆禄先生自七十年代以来的创作手稿、发表作品,尤其是铅印的横跨四十余年的各类入选(获奖)证书、展览目录等文献资料,就等同于回望了一次中国美术展览的发展历程。岁月易失,但艺术永恒。这些丰富的文献,时间愈久,其价值的光芒就会愈加闪耀。当然,我们不仅邀请名家、前辈,亦寻找青年才俊。青年人的才华与作法往往令人意外与赞赏。唯愿,时间与世俗不会让他们在此后的日子里也变得实际起来。

    版画何以救赎?版画文献展是开不出一剂猛药并药到病除的。但是,版画的重新昂扬必须依靠一批精英,比如徐冰、苏新平、王华祥、张敏杰等极具鲜明个性、独立思想、有着广泛影响力的艺术家,也只有具备高素质的精英艺术家才能把版画带出沼泽地。

    版画成绩不能成为艺术行业计算“GDP”的工具,版画家也不能变成追逐全国美展、版展的创作机器,版画更不能沦落为粉饰生活的道具。

    展示当代版画家的文献资料,诸如木口木刻作品的载体——梨树断面、综合版画原版、木刻版画原版、我国最早的仿制版画机器、画家手稿、创作草图、画家发表作品资料、奖牌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青年画家用古老木刻技艺创作的多媒体影像、手工书、册页、长卷……

    展览不仅呈现出版画本身内外在的肌体,同时也言说了独特而丰富的版画语言,展示了版画坚实的质地。本次布展打破了传统单一的陈列方式,有悬挂纸上作品,有装置,也有电视、影像等,可以让一位并不了解版画的普通观众在离场时记住版画。另外,展览期间,我馆不仅会继续开展丰富多彩的公共教育活动,而且每周还会选出两位幸运观众,除了可以亲身体验拓印的乐趣,还有机会收藏专家现场创作的小版画。

    如此立体而丰富的当代版画文献展示,在国内尚属首次。

    令人欣慰的是,目前高水准的版画展正频频举办、全国多所版画创研基地已纷纷设立、境内外机构对中国版画进行大规模地购藏……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版画春天的序曲已经奏响。

    回顾成功举办六届的文献展,我们非常自豪。文献展真正做到了当年的学术指向:为当代版画添砖加瓦,为当代版画树碑立传。

    实践必然生成文献,实践必定产生力量!

 

金陵美术馆执行馆长、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策展人刘春杰

2013年11月

开放时间:周二到周日 9:00-17:00 (16:30停止入馆)周一闭馆

参观地址:南京市秦淮区剪子巷50号(原南京色织厂内)

TEL:025-84628782

志愿者网上报名申报

特聘画家网上报名申报

Copyright(C)2008-2015 金陵美术馆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 金陵美术馆 网页设计:抛物线网络